加油啊少女

终生旅行家

土耳其,一个月浓缩的一生

阿塔克图机场,我记得来时的深夜,一点兴奋,十分疲倦,还有一分不安。深夜经过灯光暗暗的索菲亚教堂,心里默默念了声holly crap!是的,那一刻已经震撼到,深夜的苏丹艾哈迈德用寂静迎接了我。

今早清晨的离开,shuttle驶过蓝色清真寺,石子路,上上下下,到少年的店铺街,清早,还没开门,我想我在这里喝过多少茶,turkish tea,apple tea,还有少年Ramazan最爱的cherry tea,在他家的会客厅,见过他的叔叔,妹妹,以及无数的表兄,还有他那只会讲土耳其语的大鹦鹉,伊斯坦布尔于我从这里开始,也于这里结束。

日出的云霞照亮对岸的欧洲区,山顶耸立的塔楼,高高低低的房子,伊斯坦布尔真是旧啊,破旧不堪,旧到骨子里的旧,新城区再多的高楼也洗刷不掉的旧,还有它的海,深蓝近墨色的博斯普鲁斯海峡,马尔马拉海,风吹过来都是呼愁,帕慕克书里那些黑白旧照里的楼,如今居然仍然伫立海岸边,时间停止了作用,奥斯曼帝国,拜占庭王朝的恢宏不再,但旧日荣光却丝丝缝缝透进了所有角落,泛黄,旧得随心所欲自在自得,旧得如此深爱。

一个月的土耳其,远远不够,一个月的时间像是浓缩了的一生,那些遇见与告别,美景与枯燥,欢腾跳跃与沉默时分。我记得你琥珀色的眼睛与长睫毛,络腮胡蹭在脸上的磨砂;记得你们翻滚成一团在地板放声大笑;记得你说eat eat drink drink,凄风冷雨又停电的黑夜;记得我们用手机翻译软件聊天,你说阿拉伯语西班牙语法语,我说中文和英语;记得水烟馆,山顶的璀璨灯火,记得打架的骆驼,摩托车身后卷成一团的乱发,记得那叫鱼的眼泪的酒,地中海浪拍湿的衣衫,记得赖在床上的猫,还有海鸥叫声与祷告声齐鸣的清晨......这是我的土耳其,不会忘,永不会忘。

And I remember I had a kiss much more romantic than anything else.

评论(1)

© 加油啊少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