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油啊少女

终生旅行家

那晚是第一次看他正经演出,演自己的歌。

10月31日,万圣节之夜,非常冷,我回到南京的第二天,痞子穿了他最好的演出行头,我心狂野里尼古拉斯凯奇的蛇皮西装,抱一把电琴,油头粉面的,有点帅。

那天他唱了我最喜欢的歌,发往南方的信,darkside of 梦,止疼药,给即将到来的你……他特意加了个萨克斯手进去,那旋律一出来,我都快哭了。

我站第一排,和他所有的朋友一起,他最好的哥们一起。

我脑子里全是夏天,他在房间里第一次弹琴给我听,第一次听他唱发往南方的信,“那来自漠北的风暴,将我投入江南春色,那头颅垂下的方向,正在悄悄的举起”,他跟我一起实在写了太多的歌,darkside of 梦的后半段在我跟人打完架的那个晚上莫名其妙的写出来了,南方的信的后半段在我家天台莫名其妙的写出来了,还有止疼药,他写给我的歌,因为我叫Aspirin,但歌里他叫我Alicia……这是2013的夏天……

有时候觉得人生真的是很恍惚的事,那些想见就可以见,随时都能见的日子仿佛昨天,却眨眼间一切都变了,仿佛人生已经不再有交集,想起什么都像做梦,就连当下,也觉得不真实,我知道一切都会变,有时候是不得已,有时候是主动追求,可永远到底是什么,有时候“永远”不过就是当时的“我以为”。

评论(14)

© 加油啊少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