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油啊少女

终生旅行家

这叫什么?一切形式的飞灰湮灭?

痞子在台上很嗨,昨晚是我看到的他的演出状态最好的一次,挂着把吉他,跟乐队另一个吉他手一起飙疯了,在台上嘶吼一般唱歌,抽烟,状态癫狂。

下台后开始沉闷,他说,我只想一辈子待在舞台上,不下来。

男人中他是非常感性的一类,由着性子生活,创作,不管不顾,这性子让他才华横溢,也让他的生活一塌糊涂。

也因为这性子,他愿意也能看到我最深的那一面,他说我喜欢跟你待一块,跟你在一起时只有开心,从来没有不愉快过,他说,认识你真好啊。

我说,完了,这他妈越来越像朋友,没法再乱搞了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主义,是不是,我的理想是什么?永远行走,不停歇?看遍世间风景人物,看遍他人生活?是吗?如果是那样,那就是一个永远的旁观者,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,或者是,要的太多。

评论(3)

© 加油啊少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