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油啊少女

终生旅行家

我的南京

 

曾经在无数次抵达这座城市,大多是天色微微泛白的隆冬,或初夏。

那时还没有动车或高铁,从家乡来这里要坐14个小时的夜车大巴,或更久,25个小时的火车。有一次天微亮时我醒来,车正驶过著名的长江大桥,窗外在飘雪,看过去,长江边微黑的小山,阅江楼,灰色的民居都被覆盖了薄薄一层霜,雾蒙蒙,几近不真实,整座城市如我困顿的大脑一般,才刚刚醒来,却仍然沉默着。抵达车站的时间一般在6点,有时更早,5点多,长途奔波又睡意疲乏的大脑却出奇的清醒,也许因为隆冬清晨的凛冽。

南京的冬天很冷,哪里都冷,屋里屋外床上床下,又阴郁,每一年都觉得熬不下去会死在冬天,我去过更北的更冷的地方,但不是南京这种冷,冷到每一根骨头都似冰柱,一旦降温,怎么捂都捂不暖的冷。

同样是这个城市,夏季却又奇热无比,仿佛天山童姥或黑白双剑,集奇异于一身。然而却几乎在每一次抵达的清晨,从车站坐出租车回家的路上,空无一人路灯闪烁的路上,会默默在心里念,that’s my city,my city。

我的城,2004-2013,整整十年,拖着红色行李箱从火车站走出来好像还是昨天,2004,一无所知的我,对未来充满期待天不怕地不怕的我。

我熟悉这座城,它知名的景点,它不知名的小巷,它的历史,它的文艺,它粗白的方言,它精细的格调,它的市井,它的厚重……我住过的那些地方,常府街,清凉山,上海路,龙蟠路,中山北路,莫愁湖……它们是回忆这座城市时冒出来的一颗颗珍珠。

长白街的海致岚书吧,第一份工作的大部分创意会在那里开,大大的玻璃窗外是李鸿章祠堂的影壁;玄武湖公园过的第一个生日,鱼市街无穷花吃的第一顿生日餐,第二年换到1912粤鸿和;冬天在甘熙故居拍了张好照片后开始对摄影有那么点小小兴趣;住在中山北路时,窗外遮天蔽日的梧桐树连阳光都几乎透不过;跟女友常常约在上海路的三咖啡或是碑亭巷的电影院;汉口西路有家小小的店叫等待戈多,有很好喝的金汤力;还有经常去的游泳馆,春天满墙满院开蔷薇的雍园……所记得的只是这些琐碎,当我回忆南京,这些琐琐碎碎融合在厚重又苍凉的城市情结中,这是我的南京。

在这里与人相爱,经历好时光,然后分手,然后再相爱,再分手,与男友对薄公堂法律判决,然后,仍然还会爱,还会分手,还会生病,生老病死,爱恨离合,这是我的南京。

评论(3)
热度(1)

© 加油啊少女 | Powered by LOFTER